第二十章 永远(HE)(1 / 2)

香草花田中央的小木屋内,星晴蹲在地上,将许多必备用品一件件收进背包里,整装待发。

菜大伯走进来站在她身旁,看着她收拾行李。

“……下定决心要出发了吗?”

“嗯……既然初昧说了,只要灵石还在,如果收集到足够的能量,就可以试一试……尽管我也知道……十分渺茫……可还是要试一试……”她站起身,语气淡然,“已经过去一千年了……就算是再过几个一千年,于我也都一样……”

“那么,一切顺利……”

“菜大伯,一直以来承蒙照顾了……”

屋门吱呀一声,万紫千红走了进来,她将手上捧着的一束花竹火放在星晴的行李上。

“阿晴,带上这个吧。可以照明,还能发送信号。”

“谢谢红姑姑,一直以来也承蒙你的照顾了……”

待一切收拾妥当,她望向床头,那里有一块躺在保鲜结界里的草莓甜饼。她去掉结界,将甜饼拿起来放在手心,左右端详。

“……已经可以吃掉了……再不吃,就坏了……”

从此,在那苍茫原野上,在那幽深山谷中,在那巉岩峭壁之下,多了一个努力奔跑着的身影。

她立在高耸的悬崖之上,飓风在远处呼啸,以席卷一切的气势向她袭来。风把她的衣袖吹得高高鼓起、裙摆飞扬不止。她捧着灵石,晃了晃身子,快要站不住,可是她不能离开,她要去风更大的地方……

狂风吞噬了她,崖边的碎石被碾成了粉末,被风掀起,恍如尖刀擦过她的肌肤。灵石闪了闪,包裹着她的气流里开始溢出浅紫的星星点点,以它为中心,慢慢聚集。

“没有灵石,你早就死了,”初昧说,“灵石也吸收了你周围风的能量,给你留下了生存空隙。像你这样继续下去,如果会成功,也很可能在那以前就被折磨得死掉。

“这点能量只是杯水车薪。”

狂风消散了。她从地上爬起,抖抖身上的尘土,又跑起来,预备前往下一个飓风所在。

“你的行为已经超出了我的既定规则。”

……

就这样,不知又过了多少年,或许是几百年,抑或是几千年……

斗转星移,沧海桑田,大地成了汪洋,高山成了平原,干旱成了湿润,潮热成了燥冷……

她遇上了超巨型风暴。

确切的说,那不是风暴,而是一场世界的气候灾难;海水和岩石被击得粉碎,从天而降,几乎毁灭了一切事物。那场风暴过后,世界上的大部分区域都成了荒漠。

灾害肆虐的时候,她就在风暴的最中心,能量最密集之处。

“你疯了。”初昧对她说道,“你的行为超出我的规则,如果你还能活着……”

她原以为她会死,不过当她从沙尘里挣扎着爬出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还活着。她急切地用手往胸口探去,那里空无一物;她往脖颈后探去,想摸出一道绳,那里空无一物;她低下头一望,那里空无一物。

“……灵石……不见了……

“……灵石……没有了……”

她一面自言自语,一面开始东搜西找,可茫茫荒漠,无边无尽,哪里又有灵石的影子?

她向初昧求助,初昧却说:

“我不知道。

“你的行为已经超出我的规则,我无法预测。你刚经历了一场世界性的灾害,世界已经毁灭了,灵石不属于约定范畴,很可能已经被摧毁。”

“但是……但是……我已经收集了那么多……”

初昧不再说话了。

她的心好似被挖去一块,空洞洞的;她的身体也仿佛被掏空,失去站立的力气。她跪坐在地上,花了几秒钟来接受这个现实;而后,不管她是否成功接受,也不管她是如何在大脑空白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,她探出了手,在前方做出了一个椭圆的泛着波纹的结界。

她已经太久没回家了。

她想念菜大伯那苦涩的菜头还有绿油油的菜田,想念酷奇夫人的烤甜饼,想念红姑姑泡的轻飘飘果汁还有她的繁花小筑。每当她心情烦闷时,她总是要到繁花小筑,在红姑姑的床上睡上甜甜的一觉。她在外面漂泊得太久,此时她只想要一张温暖的床,来填补愈更空洞的躯壳。

至于心里的空洞,她不知道要怎样填补。

无数道星流自头顶划过,汇聚成静静流淌的星河,她立在小山坡上,在星海之光的映照下,在自风轮中心发出的沉稳光束的照耀下,慢慢向家走去。

等等,自风轮中心发出的光?

那一瞬,她以为自己一定是看错了,或者正在做一个美丽的梦。

微风拂过面颊,带走一串串泪花;她向那呼啸着旋转的风轮走去,一面伸出手,感受着愈来愈大的风从指缝里穿过,感受它鼓起她的衣袖、扬起她的裙摆。她跪坐在地上,哭得不能自已,因为她看到一抹跳动的蓝色,看到那穿着天空蓝衣衫的身影来到自己面前,她感受到他胸口的温度,感受到他环绕着自己、微微颤抖的手臂,感受到他触碰自己前额的脸颊……

她一定是已经走到幻镜之森,亦或是由于太过伤悲而出现幻觉了,她想着,于是伸出手去将身前的人紧紧抱住,想用尽全身的气力去感受他那实实在在的、散发着温度的躯体。真好,她想,他再也不会消失了……

“我……灵石……弄丢了……”她颤动着嘴唇,嗫嚅道,“千万……不要再……离开我了……让我多感受……一会儿……”

“阿晴……傻瓜……”他将她的身体紧紧贴在胸膛,颤抖着唇吻去她面上的泪珠,“我……永远也不会……离开……都怪我……这么多年……我……心疼你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她听见他的声音,怔了一会,眼神再度迷离,“真好……真好……千万……再让我多感受会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