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章 大姐的告示...(1 / 2)

惊奇赘婿 齐家七哥 9120 字 7天前

“求齐公子再给下官一个机会,下官立誓,必将誓死追随齐公子,无论上刀山下火海,只凭齐公子一句话!

待下次雄狮军团大举进攻时,下官愿当先锋,身先士卒!”张浩然言语哽咽,作为一名武将,他实在是有愧于云海城的百姓,有愧于自己的良心。

“既然你主动悔悟,我便日后给你个机会。

你先下去吧,记住!做事一定要积极!”齐天说道。

“感谢齐公子!”

随后,张浩然就急急忙忙的向着城尉府跑去,接下来无论分出什么任务,他都要抢先夺过来。

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手下的千名士兵对自己什么反应,但一定对自己充满了埋怨。

孙奎和肖小兵的士兵都去打雄狮军团了,反观他的士兵,全都被留在了城里。

这次战胜雄狮军团,跟他们半点关系都没有…

齐天也站起身,准备回夏府。

然而,他万万没想到,夏府门前另一件“匪夷所思”的事情,正在等着他…

风火来到夏府门前的大街上,竟然无法行驶,因为整条街道都被百姓们堵得水泄不通。

齐天探出头,好奇的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驾车的士兵摇了摇头,“好像前面有人贴什么告示,百姓们都在围观。”

齐天无奈,只能钻出车厢,徒步向着夏府走去。

其实按照齐天现在的地位,完全可以派兵清理出一条通道,但他却没有选择这么做,毕竟这么做太过霸道,与过去的贪官污吏有什么区别?

当他从人群中挤到夏府门前,看到墙上那大大的告示时,顿时惊得能吞下两颗鸡蛋…

他二话不说,赶忙将墙上的告示撕下来,然后对门前的家丁说道:“驱散人群,把告示全都撕下来,并叮嘱百姓们,这件事千万不能外扬!”

只是家丁一句话,将他打入了谷底…

“二姑爷,大小姐这张告示不光贴在了咱们府门前,东南西北四个城门,还有中心广场上,都贴全了。”

齐天只感觉眼前一黑,险些晕过去。

“哇!是齐公子!”

“快看啊!是齐公子!就是他带领城卫军击败雄狮军团的!”

“咱们快拜见齐公子!”

………

顷刻间,所有百姓开始跪在地上,一个劲的对着夏府门前的齐天磕头。

守门家丁脸上一片傲然,美滋滋的看着跪地百姓。

如今夏府的家丁和丫鬟们,都认为自己是齐天的人,无论多少齐天获得多少荣誉和赞美,他们都有份。

齐天赶忙说道:“大家都起来吧,我跟大家一样,都是云海城的百姓,保护云海城是我的责任。”

话音刚落,立刻有百姓出言反对。

“齐公子,您大仁大义,不光承担起保卫云海城的重任,更是带领城卫军击败雄狮军团,让我们这些百姓免受战火的痛苦!”

“就是啊,您比起过去任何云海城的城主都要好!”

“我们要上万民书,请求朝廷让您当我们的城主!”

………

齐天看着群情激动的百姓们,心下也升起几分成就感,于是拱了拱手,就转身进入府中。

此时临近中午,正是吃饭的时间,他大步向着饭厅走去。

“岳父,小婿回来了!”齐天一边说,一边赶紧将墙上撕下来的告示收入袖口。

夏正心“腾”的从座位上站起身,满脸激动道:“天儿!听百姓们说,你们打了胜仗,还把雄狮军团全歼了?”

齐天干笑一声,点了点头。

“老夫今日要破戒,必须与天儿喝上几碗酒!

这场胜利,真是大快人心啊!”夏正心赶忙招呼着阿福上酒。

齐天也不反对,直接坐在了桌上,而对面,正是让男人看一眼就会血脉喷张的大姐。

夏晴神色有些反常,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齐天,良久才说出一句话,“雄狮军团三千人全部都死了吗?”

齐天想起大姐在门外贴出的告示,心中一阵慌乱,“应该吧,反正没有活的了。“

夏晴变得有些激动,“那…那阿克巴呢?”

齐天面色闪过一丝尴尬,缓缓的点了点头,示意阿克巴也死了。

“是谁杀了阿克巴?他的尸首在哪?”夏晴像是疯了般的大吼道,给旁边夏正心都吓了一跳。

“晴儿,你别激动。”夏正心出言安抚。

但夏晴根本不理夏正心,一双大眼睛死死盯着齐天。

齐天叹了口气,反正明日九叔就会把战果贴出来,大姐早晚都会知道。

他伸手掏向怀中,将那串四颗巨大狮牙的项链拿了出来。

“他是被我亲手杀的,这是他的项链,尸体在城尉府,明天会有战果的告示。”

齐天话音一落,夏晴顿时怔住了,连带着一旁的夏正心也是睁大着双眼,楞楞的看向齐天。

齐天知道这二人为什么愣住,更能猜出老岳父现在心中所想…

“岳父,大姐,咱们先吃菜吧,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。”

夏晴身体和表情定格,只是疯狂的眼神逐渐平和了下来。

夏正心却是心中一阵叹息,目光再次不自觉地看向府门方向…

齐天觉得现在的气氛很尴尬,于是将狮牙项链放在桌子上,自顾自的吃起饭来。

待酒上来后,夏正心竟然没有先敬齐天,反而独自一饮而尽!

“岳父慢点喝…”齐天不知道怎么回事,明明自己没有犯错,心中却有些愧疚起来…

夏正心摇了摇头,“天儿,你能不能答应为父一件事。”

齐天赶忙点头,“岳父请说。”

“待为父百年后,这座宅子还要叫夏府,这座宅子是心悦她娘生前最喜欢的宅子了。”夏正心言语略有几分悲伤。

齐天点点头,“岳父放心,不管未来如何,这座宅子始终都叫夏府…”

夏正心终于有些满意点了点头,然后主动给齐天倒了一杯酒,二人碰了一下,同时一饮而尽。

一顿饭吃的齐天无比尴尬。

不光要应付夏正心的长吁短叹,更要顶着大姐那灼热的目光。

整顿饭,夏晴一口没吃,美目紧紧盯着齐天,仿佛要将齐天从里到外看个仔细。

齐天被岳父和大姐怪异的举动搞得如坐针毡,最后随便找了个借口,就提前离席,向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昨夜围歼雄狮军团,一夜未睡,现在又赶上刚吃饱饭,脑供血不足,刚躺在床上就睡着了。